《咬一口馬克思的水煎包》心得:這社會對性別與階級都不公義?那就來口水煎包吧

我為什麼看這本書

每篇讀後心得的開頭都是「我本來不想看的,但是…」會不會太矯情了?

但這是真的啊,我本來不想看這本的,因為打書期間用的手法很明顯

「她小學時好不容易名列前茅而獲得自動鉛筆,珍惜的帶去學校,老師卻因為她家窮,把她當賊。說她偷同學的鉛筆,硬要她道歉把筆給同學。事後發現她是無辜的,卻沒有跟她道歉,而是叫她以後不要再帶昂貴的文具到學校了:因為妳家很窮,會讓人誤會」

「台大真不是窮人可以來的學校」(見此)

貧苦女青年奮發向上,卻被小學老師狗眼看人低,往死裡踩、踩錯還不道歉。如果整本都講這些,想必不是我的菜,跳過。

但過年前實在太有空了,就看看吧,至少書名有水煎包,搞不好講食物很好看。

這本書在講些什麼

《咬一口馬克思的水煎包》作者張慧慈(粉專:小花媽),七年級生,台北新莊人,清大社會系與台大社會所畢業。書名有水煎包是因為她媽媽有段時間擺攤賣水煎包、蔥抓餅等點心。她在攤子旁邊一邊陪媽媽,一邊跟媽媽解釋什麼是馬克思的異化。

很溫馨吧,可惜她生命中大多數時候沒那麼溫馨:家裡是假小康真貧窮、還有假性單親、爸爸與家族可能不缺錢,但由於父母感情不好,媽媽負起養小孩的責任,還有弟弟先天性疾病高昂的醫藥費。

所以她從小就拼命打工,生為四個孩子的老大有強烈的責任感

「我要拿到好成績,才能幫妹妹們還有弟弟取得繼續讀書的門票!」

門票一路從新北一中,到國立清華大學,再到招牌過於閃亮的台灣大學。她非常清楚每個招牌可以換成什麼,要用哪些方法助攻,還有需要付出的代價。例如清華大學意味著:「台清交成政的國立大學招牌,讓親戚們知道有比師大更好的選擇」。

還有在大學中申請獎學金,除了成績優異獎學金,還有貧困獎學金。貧困獎學金需要故事,我弟弟的疾病是非常好的故事,他扮演了極佳的配角。也因此每次獎學金下來,一大半就進入弟弟的醫藥費,我也不能有怨言,那是他的演員費。

弟弟的醫藥費是貧困獎學金的演員費,帶著黑色幽默的寫法,卻讓看的人感受到心酸。

更辛酸的是念了社會系後更容易看出

「貧困獎學金也是有階級的,國立大學就容易申請的多,其他學校連資格都很少,甚至沒有」

身為女性只是讓成就打折扣,出身貧困的階級與家庭,卻會時不時產生新危機,就像會自動增長的高利負債一樣:

書中提到多種屋漏偏逢連夜雨,媽媽生病無法繼續工廠的工作只好擺攤、弟弟持續生病的重大疾病醫藥費、跟親友借錢養小孩後的欠款與利息…

戲劇張力與自嘲的黑色幽默只是這本自傳風格小書的一小部分,我覺得更打動人的是他上了研究所後的掙扎、出社會後的努力與自苦、選擇去越南工作與後來放棄的原因,還有最後她給自己安排的出路,暫時的。

我對越南工作這段印象很深刻:由於只是想盡快離開當時的環境,選擇了工作條件不好、沒有勞健保,甚至自己也不會說半句越南話,就先去再說吧。在痛苦的環境中,人更得面對自己。

終於看到她不再把對弟妹的責任、對媽媽的心疼、社會的正義等等全部放在自己前面,而是觀照一下自己想要什麼。每天一點點的樂趣也好,先照顧自己,再說其他吧。

除了打書故事的戲劇性,我從這本書看到許多同理感受:

有對家人的責任、又有對社會不公的怒吼、知道同樣的表現與能力,在不同的性別與階級下會獲得更多更大的成果。

但到底更大成果是不是自己要的?不知道。留更多時間給自己,才能回答。

在回答之前呢?就來點水煎包、涮牛肉火鍋、越南河粉吧!

延伸閱讀

《咬一口馬克思的水煎包》買書由此去

張慧慈的專訪文章,也可以看看她對成功的反省。影片如下


動畫電影《幸福路上》的預告,用比較溫馨手法講的故事。背景比本書早個近十年吧,但我覺得扣除馬克思部分後有些些相似。


歡迎拍打餵食按讚分享:
error0
Tweet 20
fb-share-icon2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