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生不給薪?6年級生的職場故事該更新了

零:前言

前陣子我看到一篇談論實習生給薪的文章:作者從創業者好心提供實習機會,卻被當成慣老闆談起,到回憶年輕時藉由實習機會,在進入職場前有實地上戰場的手感,感念當初提供實習機會的企業是做好事而不是剝削他,最後呼籲『為了讓學生有更多更好的實習機會,不要硬性要求企業給付薪水,否則守法的企業是不會有意願的。』

一:六年級生的主旋律

作者講的其實是六年級生從哥哥姊姊那裡聽來的職場主旋律:「貧苦青年不計較、肯吃苦、奮發向上,最後翻身變成企業主管」。

而他身處的媒體業,又是六年級生初入職場的明星主流產業,有很多採訪經驗、實際上機的手感、作品曝光後的體會的確都只有業界能提供。

主流旋律加上主流產業,自然我們會認為那樣的經驗,可以沿用到今天。真的是這樣嗎?

二:八年級生的新故事

若我們暫且忘記自己的經驗,觀察一下現在的年輕人會看到什麼呢?

偏好穩定大企業的人當然還是有,但更積極的人熱衷的是新創事業、機器學習或資料分析或網路行銷。

八年級生的主旋律變成:「魯蛇在新創聚會上認識大咖,得以共同創業獲得A輪投資」或者是「小魯自學機器學習、大數據分析,進而成為國外新創公司搶聘的資料科學家」

學習的資源,從只有業界能提供,變成年輕人可以自創或是自找。

學習的成果,從被穩定發展的大企業聘雇,變成搭上有成長前景的新興產業或公司。

不說中國的九零後創業,台灣的八年級新創企業創辦人就有這麼多。他們的能力不是展現在營收多高,或理想多了不起,而是用自己的力量面對這個年代的挑戰。你覺得企業實習中會滋養這些力量嗎?

  • 愛康衛生棉:衛生棉天后三天半完銷1400箱。靠電銷創業 年營收破億
    • 何雪帆,在網路上以美樂蒂的名稱走紅。大一開始創業,現任愛康生技執行長。
  • One-forty:移工商學院,今年暑假的社會實驗
    • 陳凱翔與吳致寧:他們就是我們

甚至這些七年級的老闆,更珍貴的也是他們的創意以及那種一邊發抖一邊往前走的能力。這是企業實習能提供的機會嗎?

  • 早餐吃麥片:33歲電機碩士的2億麥片王國
    • 巫宗榮,第四次創業,回購率四成
  • SOS網路媒體:台灣首個新聞募資平台
    • 翁子麒,SOS目前有四萬會員,其中一萬人已經付費

三:當六年級變成老闆、主管

換一個角度想,當六年級變成老闆或主管後是怎麼看待新人聘僱的呢?

以我負責的產品行銷與資料分析工作來說,若要找社會新鮮人我在意的事情有

  • 學習意願:是想找個安穩的地方,做交辦事項就好,還是想要尋求挑戰、遇到什麼困難都會去克服呢?有沒有克服困難的實例?
  • 自學能力:對公司學長姐來說,教新人是種『抓交替』。把新人教會自己就可以升級去做下個更有挑戰性的工作。學得快、會舉一反三的新人,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我會從新人有沒有自學經驗判斷他這方面能力強弱。
  • 多元思考:只有新人才有,老人幾乎都沒有的是什麼?坦白說就是活潑多元的思考能力。人腦會尋找最省力的路徑,不管新舊問題,老人都會用舊有的方式解題。若是有新人可以嘗試用其他方式思考,而且不只是上班時間思考,下班時間也持續在想想想,一直丟新的idea 出來,主管跟老人們都會深慶得人。

你呢?身為六年級主管,有職缺時候你想找新鮮人、還是想找有經驗的人?找新鮮人時候,你要的是新鮮的腦、還是新鮮的肝?

如果我們自己寧可找有經驗的人,又或者找新人的時候潛力比實習經驗更重要。那要拿什麼來說服八年級、九年級:不拿薪水實習,對你的將來有幫助呢?

如果不拿薪水實習,對八九年級的未來沒有幫助,我們又憑什麼叫他們不拿薪水呢?

四:結論

我在一本有點搞笑的書【女醫花道.續:敗犬女醫大復活】上看到一段話:

我們日本人都喜歡貧苦青年努力奮發向上的故事,因而對『醫二代』有不信任感,認為他們都是靠父母庇蔭才能當上醫生,打心底懷疑他們的實力。但我也看過醫學大咖的小孩怎麼考都考不上醫學院,或者是考上了卻怎麼做都無法完成實習。(以上是我的記憶,非作者原話)

女醫花道的啟發是『不要被貧苦青年奮發向上的主旋律限制你的想像,認為其他人都沒有實力』

而我想對六年級同學講的是
『不要被老故事侷限我們的視野,把八、九年級也拖到屬於我們的上世紀;
鼓勵他們走自己的路,也更新我們的職場故事吧!』

衍伸閱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