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生不給薪?6年級生的職場故事該更新了

零:前言

前陣子我看到一篇談論實習生給薪的文章:作者從創業者好心提供實習機會,卻被當成慣老闆談起,到回憶年輕時藉由實習機會,在進入職場前有實地上戰場的手感,感念當初提供實習機會的企業是做好事而不是剝削他,最後呼籲『為了讓學生有更多更好的實習機會,不要硬性要求企業給付薪水,否則守法的企業是不會有意願的。』

一:六年級生的主旋律

作者講的其實是六年級生從哥哥姊姊那裡聽來的職場主旋律:「貧苦青年不計較、肯吃苦、奮發向上,最後翻身變成企業主管」。

而他身處的媒體業,又是六年級生初入職場的明星主流產業,有很多採訪經驗、實際上機的手感、作品曝光後的體會的確都只有業界能提供。

主流旋律加上主流產業,自然我們會認為那樣的經驗,可以沿用到今天。真的是這樣嗎?

二:八年級生的新故事

若我們暫且忘記自己的經驗,觀察一下現在的年輕人會看到什麼呢?

偏好穩定大企業的人當然還是有,但更積極的人熱衷的是新創事業、機器學習或資料分析或網路行銷。

八年級生的主旋律變成:「魯蛇在新創聚會上認識大咖,得以共同創業獲得A輪投資」或者是「小魯自學機器學習、大數據分析,進而成為國外新創公司搶聘的資料科學家」

學習的資源,從只有業界能提供,變成年輕人可以自創或是自找。

學習的成果,從被穩定發展的大企業聘雇,變成搭上有成長前景的新興產業或公司。

不說中國的九零後創業,台灣的八年級新創企業創辦人就有這麼多。他們的能力不是展現在營收多高,或理想多了不起,而是用自己的力量面對這個年代的挑戰。你覺得企業實習中會滋養這些力量嗎?

  • 愛康衛生棉:衛生棉天后三天半完銷1400箱。靠電銷創業 年營收破億
    • 何雪帆,在網路上以美樂蒂的名稱走紅。大一開始創業,現任愛康生技執行長。
  • One-forty:移工商學院,今年暑假的社會實驗
    • 陳凱翔與吳致寧:他們就是我們

甚至這些七年級的老闆,更珍貴的也是他們的創意以及那種一邊發抖一邊往前走的能力。這是企業實習能提供的機會嗎?

  • 早餐吃麥片:33歲電機碩士的2億麥片王國
    • 巫宗榮,第四次創業,回購率四成
  • SOS網路媒體:台灣首個新聞募資平台
    • 翁子麒,SOS目前有四萬會員,其中一萬人已經付費

三:當六年級變成老闆、主管

換一個角度想,當六年級變成老闆或主管後是怎麼看待新人聘僱的呢?

以我負責的產品行銷與資料分析工作來說,若要找社會新鮮人我在意的事情有

  • 學習意願:是想找個安穩的地方,做交辦事項就好,還是想要尋求挑戰、遇到什麼困難都會去克服呢?有沒有克服困難的實例?
  • 自學能力:對公司學長姐來說,教新人是種『抓交替』。把新人教會自己就可以升級去做下個更有挑戰性的工作。學得快、會舉一反三的新人,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我會從新人有沒有自學經驗判斷他這方面能力強弱。
  • 多元思考:只有新人才有,老人幾乎都沒有的是什麼?坦白說就是活潑多元的思考能力。人腦會尋找最省力的路徑,不管新舊問題,老人都會用舊有的方式解題。若是有新人可以嘗試用其他方式思考,而且不只是上班時間思考,下班時間也持續在想想想,一直丟新的idea 出來,主管跟老人們都會深慶得人。

你呢?身為六年級主管,有職缺時候你想找新鮮人、還是想找有經驗的人?找新鮮人時候,你要的是新鮮的腦、還是新鮮的肝?

如果我們自己寧可找有經驗的人,又或者找新人的時候潛力比實習經驗更重要。那要拿什麼來說服八年級、九年級:不拿薪水實習,對你的將來有幫助呢?

如果不拿薪水實習,對八九年級的未來沒有幫助,我們又憑什麼叫他們不拿薪水呢?

四:結論

我在一本有點搞笑的書【女醫花道.續:敗犬女醫大復活】上看到一段話:

我們日本人都喜歡貧苦青年努力奮發向上的故事,因而對『醫二代』有不信任感,認為他們都是靠父母庇蔭才能當上醫生,打心底懷疑他們的實力。但我也看過醫學大咖的小孩怎麼考都考不上醫學院,或者是考上了卻怎麼做都無法完成實習。(以上是我的記憶,非作者原話)

女醫花道的啟發是『不要被貧苦青年奮發向上的主旋律限制你的想像,認為其他人都沒有實力』

而我想對六年級同學講的是
『不要被老故事侷限我們的視野,把八、九年級也拖到屬於我們的上世紀;
鼓勵他們走自己的路,也更新我們的職場故事吧!』

衍伸閱讀

我是慣老闆嗎?從實習生的薪水談起

前言:

前陣子在今週刊專欄看到一個故事:創業家設計了立意良善的實習專案,卻在PTT被鄉民酸到爆,感到心灰意冷。

Charles想嘉惠在學的研究所學生,讓他們一起參與,從策畫主題起,邀請講師、在社群媒體上寫文案做宣傳,並與業界的前輩互動學習。。。於是他推出一個實習生計畫,每個月52小時,並提供津貼2千元。。。當時Charles跟我提到這個計畫時,兩眼炯炯發亮,看得出熱血又在他的身體裡沸騰。遺憾的是,一番美意被扭曲了…(今週刊專欄 — 學生實習 要不要給付薪水?)

我初看時覺得『啊、又是個好心被雷親的資深職場工作者』,但也隱約擔心自己是慣老闆。分享一下我的思考跟轉折

實習生有用,你是連貓的手都想借嗎?

(圖說:連貓的手都想借用,那實習生當然沒問題囉。)

一:實習生是來學習的、沒有貢獻

身為大型企業的小主管,我的確曾經對實習生的存在叫苦連天。

就像很多人說的『實習生什麼都不會,連行業知識還有excel 怎麼用都要從頭教起,主管付出的遠遠超過他們創造的價值。更別提好不容易教會了,他們就開學了。隔年又要一切從頭,簡直是薛西佛斯推石頭般的苦刑啊』

這就算了,更怕的是遇到充滿大志但沒有現實感的年輕人,可能說出:『要我想企劃案?你們是不是想要抄襲我的點子?如果一年公司找十個實習生,有三個可以用的點子,你們這些老人就一整年都可以躺著幹了』

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讓他們搞清楚:就算您的點子舉世無雙,從點子到落地到會賺錢的挑戰之多,在在考驗職業產品經理人的功力。

想出點子,只是最初最初的開端,更何況外行人的點子像我的照片、不經過無他相機修飾簡直不能見人。

二:實習生是好幫手

不過我也有在飯店業的朋友坦言:若沒有建教合作的實習生,他們簡直撐不下去。

2017年來台旅客人數持續成長已經破千萬人次,相較於2002年的兩百多萬,飯店業簡直是隱形成長冠軍,所以不是血汗產業找不到人來上班的問題。

但房務是體力活、要在客人退房後短短幾十分鐘收拾房間、重新打掃到潔如新。這工作的心理壓力又大,有時候好心提供同胞房間升等,他們還覺得理所當然,而且認為花錢是大爺,把工作人員是下人。一般只想求個溫飽的打工族,無法忍耐這種工作,就算前景再好又有什麼用呢?

員工常常臨時請假或者幾個月就受不了跑走,能穩定的待半年就是資深員工了。這位朋友一年到頭,都在想辦法填補人力空缺。

但是實習生就不同了,為了拿到學分,實習生在一個寒暑假或一個學期內,非來上班不可。是穩定的人力來源。什麼都不會又有什麼關係呢?對工作充滿不實際的幻想又怎樣呢?至少是非常穩定可靠的幫手啊。

華航找實習生一學期給薪十五萬元的新聞,也給我這種感覺:這工作可能有辛苦到留不住人的地方吧,才需要靠實習生填補人力缺口。好在他們是有給薪的,也不算太過分。

三:該給實習生薪水嗎?

我個人認為

如果你需要人來當幫手,那就該給幫手的薪水(像飯店、像華航)。

如果你的公司學習機會好到人家會搶著進來,那乾脆試著讓人付錢來學習(引文提到的新創公司,真的可以收學費)。

如果你做人很好,願意讓學生或員工用廉宜的費用學習,那就給了符合市場行情的薪水後讓他們自己決定要不要付錢買你的課程。

當老闆把該由員工支配的薪水,直接變成自己公司的學習機會購買金額,不管那個收費打了多少折扣,都難免會讓員工覺得不爽。

四:結論

回到一開始提到的文章,我覺得與其向作者這樣思考

『實習之所以不叫工讀,就是以學習為重,不是為了領薪水,因此我的真心話是,為了讓學生有更多更好的實習機會,不要硬性要求企業給付薪水,否則守法的企業是不會有意願的。』

不如換個角度想:提供實習機會如果對企業沒好處,企業就不會有意願。那就不要做這種雙重道德綁架了:先綁架企業說『你提供實習機會、真是佛心』、再綁架學生說『你應該認為工作是學習,請不要收薪水。』,這不是健康的工作環境。

這篇文章給我最大的啟發就是:『每一個慣老闆的背後,都有自我剝削的身影。不要成為年輕人口中的慣老闆,就從停止自我剝削開始。』與所有職場老人共勉。

衍伸閱讀

洪雪珍:學生實習 要不要給付薪水?

每學期15萬獎學金!華航招募大學生當「實習空服員」

如何讓你的實習生值那個錢?

實習生真的有用嗎?

當頂頭上司喜氣洋洋地宣布『我們爭取到一個名校的實習生,準備大顯身手,好好帶他吧!』我的內心默默哀嚎『已經很忙了,不要再來亂好嗎?』。畢竟實習生什麼職業訓練都沒經過,光要讓他們認清產品籌備到上市要好幾個月、病毒式行銷不是找了網紅就會發生、CGC是客戶介紹客戶不是一種動畫,就會耗掉不少體力,更別談他們還一整天小狗眼睛閃亮亮讓阿姊覺得自己老了好幾歲。

(圖說:連貓的手都想借用)
實習生有用,你是連貓的手都想借嗎?

繼續閱讀 如何讓你的實習生值那個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