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級國民,下級國民》橘玲

《上級國民,下級國民》橘玲

感受複雜的一本書。

作者認為,區分上下級階級的,與其說是經濟力,不如說是掌握現今知識與工具演變的能力;再加上性擇與繁衍機會。

.

只是這樣的話,沒啥難讀啊,為何會感受複雜?

引用Google 研究機構的 Astro Teller 的看法,人類知識指數發展的結果,是遠超越一般人認知水平(多少大學畢業生搞得懂智慧型手機、5G、AI 的原理?),但機器人的智力發展卻沒有極限

知識造就的風險與機會之差異鴻溝,只有逐步擴大

.

這有什麼問題嗎?

搭配階級流動的可能性與自由意志的發展空間

為了讓階級流動可能性擴大,必得鼓勵自由意志與個人意識

鼓勵了自由意志與個人意識後,有人會提高勝率並把握機會

但還無法發展的人,就得自業自得,社會福利只是救急度小月不是拿來讓資本家跌倒窮人吃飽

有一個成功的南非移民之子馬斯克,就也有刑事犯罪率是台灣7倍、美國3倍的南非

美國狀況比日本更嚴重,是因為量體大到更容易成功,也就更容易看到中間部位的中產階級真空。

一體兩面

.

如果成長難度那麼高,乾脆提供國民基本收入?至少讓人人有飯吃,更有本錢發展身心靈成長。

但在世界體系中,不上不下的日本,更沒有本錢做無條件基本收入,

因為開始實施後的道德風險(翻身無望的下級國民藉由生小孩來獲取收入,爽賺),會強烈衝擊現有社會,造成難以想像的分裂

於是強國如美國中國有一種分配的困擾
日本又有公平的挑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